您现在位置: > 海洋之神 >
文章正文

以杂记手本看彰化知县朱干隆汗青评价争议

本文来自织梦

copyright dedecms

以杂记手本看彰化知县朱干隆历史评估争议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清代厅县例著名宦祠的设置,以祀好事在民的卸任同知或知县。凡是这些名宦祠都依靠儒学(孔庙)。道光10年(1830)的彰化儒学大修,始浮现名宦祠,且见诸道光《彰化县志》:「在年夜成门左」,但检视知县传记,毫无入祀记录,可能只是聊备一格,存以有待。今朝可考的入祀知县,晚期只要知县朱山(干隆朝)、杨桂森(嘉庆朝)、高鸿飞(咸丰朝)三人,俗称「三公祠」,此中高鸿飞殉难于咸丰3年(1853)林恭之变,故揣摩入祀时间应在身殉之后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光绪年间,彰假名宦祠的入祀,又增祀现任知县朱干隆,从此「三公祠」便改称为「四公祠」。事见进士施士洁和朱干隆留别诗的夹注:「彰邑前令朱公山、杨公桂森、高公鸿飞,皆有政声,邑人建三公祠,以明府(按:指朱干隆)永生禄位附焉。」值得留意的是,此次入祀是以「长生禄位」方法,换句话说,朱干隆还是在任知县,此次附祀是朱亲自授意或地方绅士逢迎,虽不得而知,但其正当性则颇为可议。 本文来自织梦

附祀的知县朱干隆,任外交绩,吴德功《瑞桃斋诗话》,颇有罗列,且歌颂其「盛德大矣」,?录如次:

dedecms.com

朱树梧,名干隆,湖南人,性强项,上官不克不及屈,甲戌知彰化县,添设白沙书院膏伙、建义渡、设义仓。庚辰重来,倡捐育?堂,以余董其事,自辛已迄乙未,共活女孩五千余口,公之大德大矣。然公尤工于诗,记其留别四首云:「虎溪猎猎朔风催,北斗横流五派开。舟楫渡头尤共济,荆榛满目实堪哀。狂澜此日凭谁托,强项当年笑我?。妇孺沿途睁眼看,低声相语旧官来。」「南郊壁垒已荒凉,野草全枯大地霜。伏枥有谁怜老骥,补牢何日返亡羊。十三堡半空留爪,二五年来多少断肠。领导事先攀?处,炉喷鼻十里马蹄忙。」「海天浪迹付浮云,旧事追随不可闻。战骨空埋猫雾?,壶头遗恨马将军。败兵之将难言勇,嫉恶如仇只自焚。此日未增重愧作,争田争地尚纷纷。」「磺溪宿梦醒黄梁,人事天心总渺茫。薄治久惭阴雨黍,吾民犹恋旧时棠。藐躬生近重阳节,诸老情深一瓣香。名器从来不可假,几回怕过三公堂。」一时邑中和者甚众,余和原韵四首云:「驰驱皇路檄频催,息讼平争宝?开。自昔绥猷成骏烈,至今留泽泯鸿哀。渡横斗极人同济,院建明新俗化?。姓氏昭彰传妇孺,何时再借寇君来。」「仕途世态尽炎凉,介节如公?雪霜。制锦操刀嗤罕虎,持筹摧酤陋宏羊。诗文获赏深铭佩,利害论伸感肺肠。(予有利害论,公登科)难怪事先诸长者,攀?遮道走仓忙。」「翔翱?凤上青云,燕雀争喧未许闻。献策?廷方贾谊,请?长路比终军。精力经炼常呈粹,美玉何辜亦被焚。案?如山谁剖断,赖公排遣难兼纷。」「胸中饱德厌膏梁,贫贱浮云付迷茫,除暑人怀彭邑柳,思君世植广陵棠。政垂北路军民喜,诗咏?疾菽鞠恪#ü?[?加?涸?┑撑婚L生今已进,三公堂作四公堂」。 本文来自织梦

文中「甲戌」是同治13年(1874),是年有廖有富抗清案,案平后,朱干隆藉所抄封廖有富田租,从事各类建立或社会事业。据《南投县教导志稿》转引朱着《兼善集》云:因藉廖匪田租,以为书院学费、义学、义渡经费,请于大府。……余即捐廉以为倡,邦人士咸?跃输田租,倾囊以襄事,于是书院、义学、义仓、义渡、育?诸善政,得以先后兴焉。别的三个干支「庚辰」、「辛巳」、「乙未」,分别是光绪6年(1880)、7年(1881)、21年(1895),所?皆与育?堂事有关,吴德功《瑞桃斋文稿》还有〈续捐育?经费〉一篇,《瑞桃斋诗稿》亦有〈育?堂〉诗五古一首,备述其事,朱干隆在育?堂所扮演的角色,只是站在主管官厅的破场,挂名「捐廉倡捐」罢了,其余都是邑绅(主要为吴德功)四处劝募,与朱干隆关系不深,从略不述。以此煌煌政绩,再加上朱、吴唱跟共八首律诗来看,朱干隆附祀三公祠,并不为过,但征诸其他文献,可能并非如斯。 本文来自织梦

邱逢甲有去思词一诗,道是:「遍征诗册艳归装,自撰清操刻报章;改日倘登循吏传,人间满地是龚黄。」,可知吴氏所谓「留别」、「一时跟者甚众」,不过是官样文章。当然「炉香十里」、「攀?遮道」等情景,生怕也是言过其实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吴着诗话?述朱干隆生平,只强调其「政绩」,但是这些「政绩」不外是「藉廖匪田租」加以利用,基本是慷他人之慨,至于光绪21876)年朱干隆是若何上台,诗话则只字不提。?节录同年福建巡抚丁日昌奏请参革朱干隆的附片: 本文来自织梦

再,前署彰化县知县朱干隆,先经臣访闻纵勇殃民、劣迹甚多,奏请撤任参办,钦奉谕旨:「着该抚严参表彰,以儆贪顽」等因,钦此。嗣查朱干隆之家丁汤金贵等并带勇哨弁夏锡汉、谢铭钟均有藉案讹诈情事,密?台湾道提郡发府判定。?据台湾府知府周懋琦提到汤金贵等研讯,汤金贵供明朱干隆藉案科罚,先后得赃……。臣查朱干隆藉案科罚,数至盈千,已据家丁汤金贵供指??。且该令另有纵放以及此外劣迹甚多,先已逐案?令台湾道夏献?辨别委查提审。除批?勒提案内丁役一?解郡外,响应请旨将蓝翎福建补用同知直隶州仅先补用知县朱干隆革职查办。……谨奏。 dedecms.com

于是军机大臣奉旨:「着照所请,该部晓得,钦此。」未几,丁日昌又陆续奏革嘉义知县杨宝吾、何?等人,为此他乃「自请表扬」,并沉痛的指出:「台湾吏治黯无天日,牧令能以抚字教化为心者,不过百分之一二,其他非性耽安适,即剥削膏脂,百姓怨毒已深,无可控诉,往往?而走险变成大变者,台湾所以相传『无十年不反』之说也。」又举「贪酷各员」包含朱干隆、杨宝吾二人「均已先后据实严参,请旨查办在案」为例,来说明其整顿台湾吏治信念。 dedecms.com

同治131874)至光绪21876),前后三年,朱干隆官方资料是「劣迹甚多」,但官方记载,却认为他「至今留泽」、「姓名昭彰」,甚至还将附祀禄位于三公祠。官平易近之间,南?北?,评价一模一样。?于吴德功曾提到朱干隆「性强项,不为大吏所屈」,或果真如此,亦未可知,盖事先宦海文明,大吏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?但十几多年笔者偶失掉数册清末官方杂记抄本,中有〈劣员朱干隆罪行〉?文一篇,颇能作为丁日昌奏折之呼应。全文如次: dedecms.com

革员朱干隆者,性与人殊,本湖地之君子(令本湖南人,父为藤匠,甚低微。)为闽疆之贪吏。迎合计巧,官谋媚惑而来,狡诈性成,以与禽兽何异?原莫识一丁之字,徒具形骸;乃?膺七品之官,有何脸孔?况生平之劣迹,曾遗臭于同安,既恨士以为仇,复爱财而若命,遂至激士之怒,鸣鼓攻罪,乃得蒙列宪之明,摘冠问罪(该令宰同安县,贪婪犯警,众共攻之,后遂?问革职。)。到处网,三年??,惨可胜言(令在狱押三年),七品官,一笔抹煞,孽由自作,自分形余残喘,终为人间不齿之人;何其分外恩施,免作刀下无头之鬼(令昔□贪赃拟斩,因百计求生,始见释放。),乃乞怜当道,渡台效犬马之劳(开释后,自请渡台效犬马之劳,以赎前愆。),正须重鉴前车,革面化虎豹之性,岂料瓦釜雷鸣,不改初心,不幸彰化何辜,偏来孽物。胸无点墨,冒虚名而上马观风;眼小双珠,对文字而卧牛喘月(令下车时考试不雅风,文皆己阅,点皆寸许,所取卷皆臭不可闻,其不识丁如此。)。?任?经半载,作恶非止一端,张春华乃名教功臣,视同亲信;张仲山(即张二)本公门帮凶,用作爪牙(令每有案情说项,俱二人经手,谚所谓『布袋首』也。)。甚至漏网巨魁(指?????o军),委以清查之任(追查局即抄封廖逆处也,令竟以张辅军等任也。);遂使原耕旧佃,遭刻剥之冤(抄封佃人去冬俱向查究局给领佃批,例应三年开给,军令勒再换佃批,并索多费。)冒名顶替,非叛产指为叛产(庄民有田近廖逆界内,军竟?指为抄封,讹诈不遂,?夺赴去,洗掠一空,赴县诉冤,反加其罪。);渔人得利,真抄封反不抄封(军办追究局,凡有田近军界内,一概混掌不报,有四千余石。)。何举动之乖张,竟长短之颠倒,而乃唯我独尊,井底蛙鄙见窥天;靡所不为,湖南犬官声扫地。设告柜以昭民讼,贱好自专(圣人使人无讼,讼乃不得已之事,不学无术,设此以启事讼,其获咎于名教者不浅。),肆楚军以假虎威,勇而无礼,诚大乖乎国典,实有玷于官方。且也耗有数之民膏,企图己位(令恐卸篆,乃改易城垣,起盖书院,劳民伤财,为题补实缺,彼虽善为粉饰,人心见其肺肝。);杀无名之鼠贼,滥?州?(集集陈心妇仔,鼠贼也,杀之何干重,令乃陈文具详,滥膺保举。)其云无耻也堪嗤,其丧心也实甚,尤可爱者,藐王章而税契浮收,是可忍孰不可忍(税契一款,至八九分之多,客岁曾送上谕制止,督抚行批,令竟听而不闻,浮收如故。);?民利而宦囊肥积,人可欺天不成欺。国费虚靡,勇夫仅存二百(令带勇三百,切实只要二百名,余皆虚报。);罪名罔究,令竟取以三千(有富豪被控命案,潜以三令媛贿令,被其批?。),一味懵懂,无天在理,肆无忌惮,作福作威,名干隆而干济未优;号树梧而树立不定。安得为民怙恃,是真吾邑祸胎,极之马似流星,孺子无辜而死亡(令尝于?暇出游,驱怒马,有杨家小儿规避不及,竟被踏去世。)尸首裸露,游魂有觉亦?冤(令因改易?T外八卦城,坟墓界址,亦令迁移,旬日为限,其中有无嗣有力者,被其掘起,不幸白骨堆山,徒使鬼域饮恨。)。人尽痛心,事难屈指,倘此人而社久膺,有庳之民奚罪?恐一旦萧墙变起,尔时之悔难追,所愿当路诸公,鉴?情而伸法律王法公法,方使殃民苛吏,受天讨而快人心,则庶民如解倒悬,一时其相讴颂矣。仆等本属旁观,初无言责,何敢效弥衡善骂,鼓?渔阳;亦非宋玉悲伤,文投湘水。盖有怀欲白,聊兴击筑之歌,实不平则鸣,爰作?奸之论也哉! copyright dedecms

本文作者,固已无从稽考,惟抄本出自台中树仔脚清代生员林耀亭之手,文中有「是真吾邑祸胎」之语,可知作者应为为清代彰化县人,林耀亭所居树仔脚,昔时亦属彰化,作者如非林耀亭,也当是同时的文人学士,始能以此绝妙文字,数落朱干隆罪行,也使先人得悉一些汗青事情的另一面,如清末两项与朱干隆有关的抗清事情,检索既有文献,只知廖案系廖有富因积年增添税赋,而聚众抗租,朱干隆曾率同犁头店巡检前去弹压。后廖又遭人以命案嫁祸,朱不察,呈报下属剿捕,终至惹起廖有富片面起而抗清,终被剿平。其间廖有富曾派人密禀投于侵台的日虎帐,备述仕宦贪污、残酷等情形,有云:「?料赃官沐猴而冠,伪计百出」,所指的「赃官」,即是曾与「交兵一日连夜」的朱干隆,此文不只印证朱干隆之贪污、残暴,更可获悉在廖有富案大举搜索的史实,那么所谓「藉廖匪抄封」所做的一些社会事业,可能只是不成比例的小惠,遮人线人而已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陈心妇仔案,也是朱干隆任内的佳构之一,陈心妇仔?据集集一带,同治1318749月,朱干隆曾「督军攻破竹围」,陈党逃入内山。11月,陈潜至葫芦墩之南坑(今台中市丰原区??铮┑胤剑??致÷???????⑻剖刭?取?в埋Y往,活捉到案当场处死。。陈心妇仔起事干扰,名义上看固逝世不足辜,但背后的真正原因,可能就是官逼民反,甚至小题大作,将不起眼的「鼠贼」虚报为「着匪」而邀功,为此朱干隆曾获奖「州?」,由此文看来,陈心妇仔实为朱干隆虚报邀功的捐躯者。至其他朱氏迭迭罪行,读者可自行懂得,此未几?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收拾朱干隆相关史料,可发现其任内大肆搜刮、加税、索贿……等各种鬼蜮伎俩,若干处所建立,只是略施小惠,或基础竟是怕遭撤职的缓兵之计。朱干隆初任彰化县,搜刮之余,恰逢晚世以政声杰出的丁日昌巡抚福建,大刀阔斧整理「暗无天日」的台湾吏治,而将之奏参「革职查办」。不过,随着丁日昌的卸任,不久,即光绪61880),朱又复出为彰化知县,台湾进士施士洁有〈朱树吾明府别三年矣,至是始复来台。大府檄办彰邑某巨户积案,招余同往,馆于乌日庄,极承款洽,感而有作〉诗,等于作于此时,可知朱干隆复出的重要任务,就是操持「某巨户积案」,所谓「某巨户积案」,据施另一诗题〈朱树吾明府重至台郡,旋奉檄赴彰邑会办一巨户历年京控案,适余客鹿浦,明府于乌日庄,时复往还,因跟原韵〉,京控案,指的天然是雾峰林家的案子。 织梦好,好织梦

数年之间,朱干隆由一「免职查办」的要犯,居然摇身一变为「查办巨户积案」的官员,其中?妙,不言可谕。当然「查办」的结果,依照旧例,可能已达到邱逢甲诗「官囊已足压波涛」田地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清代吏治腐败,官场上存在着种种陋习,横征暴?,中饱私囊,以之交通上游,而得精良荐举,即便是文献皇皇,也未必是现实本相;反之,爱民如子的知县,因某些办法而优?纤荆??t身陷囹圄,轻则挂冠求去。清代中叶之后,内战频繁,地方知县的任用,几乎成为捐班人员全国,将本求利,搜括民脂民膏,无疑成为常态,时代愈晚,情况愈为严重。?举朱干隆一例,值得治史之醒思。(甲午暮春)

copyright dedecms
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